原标题:[等深线]人防办主任淘金记

  人防系统这个不为人熟知的“冷衙门”,近年来成为滋生腐败的“热土”。据《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近百名地方人防办主任落马。

  以人防系统腐败高发的安徽省为例,2020年已有20余人被查,其中10人任正、副主任一职。值得警惕的是,安徽省人防办三名副主任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11月16日,安徽省人防办腐败问题治理专班人员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坦承:“我们有一些制度不健全,在招商引资、减免易地建设费等方面存在违规。”

  人防系统为何成为腐败“重灾区”?按照规定,民用建筑达到一定规模时,应当修建防空地下室或按照相应规模向国家缴纳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人防工程的审批、验收和建设费的收取,都是产生腐败的高危环节。

  记者还注意到,一些地区人防办主任贪腐,不再依赖地产商等外部渠道,而是将内部的审图机构、人防设备厂作为“小金库”,更加隐秘和难以防范。

  对此,暨南大学应急管理系主任卢文刚表示,预防人防系统贪腐,需要不断查短板、补弱项,动态地完善治理体系。

  今年安徽人防三位副主任落马

  去年10月,中纪委网站刊发《“人防办”缘何变成腐败“高发区”》案例剖析,指出落马人防办主任们成了“围猎”的重点对象,房地产开发商、建筑施工单位和人防设备器材厂家等各路老板闻“香”而来。其中,信念丧失是内因,监管缺失是外因。

  随着城市规模扩大和房地产业发展,人防审批项目日益增多,人防系统的违纪违法案件也相应增多。

  从相关通报以及判决书看,人防业务涉及房地产、建筑等社会经济热门领域,业务处室与房地产开发商、设备供应商有着频繁的往来,加上人防系统职能特殊,社会关注程度较低,一些人员通常借正常履职之名,行以权谋私之实,具有较强的专业性和隐蔽性。

  以人防系统腐败高发的安徽省为例,今年已有20余人被查,其中10人任正、副主任一职。如合肥市人防办原主任程耀广、安庆市人防办原主任王富智、亳州市人防办原主任谷全民。

  值得警惕的是,今年以来,安徽省人防办三名副主任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2001年10月起,李奕明任安徽省人防办副主任,于2011年4月退休,今年10月被查。2006年12月起,陶海任安徽省人防办副主任,2017年7月退休,今年5月被查。2016年6月起,管早临任安徽省人防办副主任,今年4月被查。

  陶海、管早临今年11月13日被“双开”。根据安徽省纪委监委通报,经查,二人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金、购物卡;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涉嫌受贿犯罪。

  上述通报未提及二人涉嫌受贿的具体数额,而是称:“数额特别巨大,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11月16日,上述安徽省人防办腐败问题治理专班人员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表示,在习近平总书记作治理人防系统腐败问题的批示后,省人防办去年9月接到省纪委通知,按照要求进行整改,开展至今。

  他说:“我们有两条线。一条线是省纪委对人防系统开展腐败问题专项治理,对涉嫌违法违纪人员留置、立案调查。另一条线是省人防办针对系统内存在腐败问题的工程违规审批、建设,易地建设费的违规减免缓等问题,进行整治。”

  “我们有一些制度不健全,在招商引资、减免易地建设费等方面存在违规,我们进行了追缴,追缴金额较大,不便对媒体公开。”他表示。

安徽省人防办气派的大楼。《等深线》记者 郝嘉奇 摄安徽省人防办气派的大楼。《等深线》记者 郝嘉奇 摄

  去年9月至12月,安徽省委巡视组驻点安徽省人防办调查,收到一系列反映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转交纪委、组织部门,并向省委书记李锦斌作工作汇报。

  今年5月,《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深化人防系统腐败问题专项治理 集中力量梳理起底问题线索》一文,点名安徽省人防系统多人落马,是该省对党的十八大以来人防部门问题线索进行“大起底”,对涉及到人防部门的信访举报、线索处置、处分处理重新分析研判。

  今年8月,安徽省人防办通报,会在全省开展“系统整治年”活动,开展腐败问题专项治理,深入排查,从严整改。

  上述安徽省人防办腐败问题治理专班人员透露:“到2021年1月,我们还要进行腐败专项治理‘回头看’。这也是落实安徽省委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批示精神的要求。”

  多地现腐败窝案

  上梁不正下梁歪,人防办主任们以权谋私,令下属不再顾忌,腐败窝案串案时有发生。今年,安徽省安庆市纪委通报四名人防干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不仅包括安庆市人防办原主任王富智、副主任陈礼湖,还有人防办工程技术科科长邵良、人防办四级主任科员汪斌圣。

  不仅仅在安庆,呼和浩特等地也发生人防系统窝案。据当地纪委11月9日通报,今年以来受理人防系统线索31件,立案21件22人,收缴人防涉案款3153万元,追缴易地建设费1.55亿元。呼和浩特市人防办原主任云建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另有10余人被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等深线》记者致电呼和浩特市纪委,询问除云建强外其他人员被处分的情况,宣传部人员表示:“人防问题比较敏感,我们通报的内容是经过书记审批后才发的,办案部门不太方便接受采访。云建强一案是内蒙古自治区纪委办理的。”

  11月16日,记者致电内蒙古自治区纪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讳莫如深:“我这儿不掌握这些,也无法联系相关巡视组人员了解。”他随即挂断电话。

  11月17日,暨南大学应急管理系主任卢文刚接受记者采访称,人防系统腐败问题高发,并呈现多人参与的特点,反映出治理上的艰巨性、复杂性。短期上的巡视虽然可以取得一定成效,但不能放松。

  卢文刚分析,人防系统涉及很多工程,工程领域总体上牵涉大额资金。从外部看,存在企业行贿行为,但腐败的根本原因还是内部自律不严、党性不强。

  腐败手段多样

  从司法判例来看,落马人防办主任的罪名一般涉及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等,腐败手段多样。

  桂林市人防办原主任赖月亮到案后供述了自己的“生意经”,称很多人防设备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投资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以及很多个体建房户都愿意以金钱铺路,接近他这位“一把手”。

  据中纪委通报,自2012年调任桂林市人防办主任后,赖月亮感觉仕途已经到达“天花板”,于是心生贪念,疯狂交易,大肆敛财。桂林市一家地产公司因第一期项目未建地下人防工程,等开发建设第二、三期项目时,向市人防办报建时遇到困难。该地产公司老板送给赖月亮20万元,赖月亮签字审批通过。

  赖月亮还多次暗示广西国盾人防工程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某向其“意思意思”,累计索贿9万元。案发后,刘某交代:“赖月亮对我们有监督管理职权,如果我不给钱,他可以对我的公司采取措施,让我们做不了人防设备项目,还可以把公司从人防设备服务企业的名单撤下来。”

赖月亮受审。  桂林市临桂区法院供图赖月亮受审。  桂林市临桂区法院供图

  2019年3月,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赖月亮犯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

  人防办主任们个人获利,令国家和人民利益蒙受巨大损失。滨州市沾化区人防办原主任侯涛利用担任“一把手”,负责人防规划审批手续的职务便利,将地产公司缴纳的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费占为己有,多次贪污公款共计74万元。

  在地产公司办理防空地下室易地建设许可证时,侯涛则利用职务便利,以“借款”为由,向地产公司索要现金10万~20万元不等。后为掩盖索取现金事实,他会将盛装现金的空袋子返还地产公司。

  此外,侯涛还滥用职权,擅自减免人防地下室易地建设费,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损失共计1024.64万元。

  一个地产项目需缴纳的人防易地建设费少则数十万元,多则数百万元。能“节约”如此大的开支,正是地产商愿意行贿人防办主任的原因。

  今年10月13日,山东省滨州市中院二审判处侯涛有期徒刑八年三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万元,追缴犯罪所得。

  手法更加隐秘

  《等深线》记者注意到,一些地方的人防办领导,为解决办公额外经费、贪污,已不再依赖地产商等外部渠道,而是将内部的审图机构、人防设备厂作为贪污公款的工具,违规设立“小金库”。这更加隐秘和难以防范。

  2019年1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韩道同,原系河南省人民防空办公室总工程师,后担任河南省民安人防工程技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民安公司”)负责人。仅他一人,就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款3540万元。

  河南省人民检察院诉称,民安公司由河南省人防办成立,名为独立中介机构,实为其内部审图机构,是人防办为解决办公额外经费的“小金库”。

  法院查明,2009年至2013年底,韩道同采取虚列支出、收入不记账等方法,将民安公司公款3540万元据为己有,案发后通过民安公司退款2609万元。

  此外,民安公司成立后,河南省人防办的部分在职人员经人防办副主任张某同意,也在民安公司兼职从事审图业务。

  从2009年至2013年底,河南省人防办的扶贫费、慰问费、调研费、买车费、培训费、中秋节福利、官司费等共计985万元,经张某签字后在民安公司报销支付。

  2019年1月,河南省高院判决韩道同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武汉市中院今年10月出具的一份判决书显示,2007年3月至2015年,武汉市人防办原主任徐秋成设立“小金库”,在正常发放津补贴之外,另立名目、提高标准、扩大范围违规发放津补贴。

  他和武汉市人防办原副主任盛英友、袁为民等人集体研究通过了《市人防办干部职工奖励、福利发放暂行办法》,决定由市人防办下属企业人防设备厂筹集资金,负责其中法定节日和传统节日的福利发放。

  在他们的授意下,人防设备厂原厂长张勇以虚列材料款支出、工程收入不入账、虚列“维管费”、虚列临时工工资等方式,套取国有资金2350万元,并设立“小金库”,为市人防办违规发放津补贴提供资金来源,私分国有资金1470万元。

  目前,张勇犯私分国有资产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一个月。徐秋成、盛英友、袁为民等人已被“双开”,另案处理。

  卢文刚向《等深线》记者指出,人防系统腐败这一新出现的情况,更具有隐蔽性、便利性,从查处上也更有难度。既需要防止外部的行贿行为,还要在系统内不断查短板、补弱项,与时俱进,动态地完善治理体系。

  邢台市委巡察组组长甄更礼曾在人防系统工作多年,他指出,人防办一把手、分管工程的副职、工程处长和质监站工作人员,是容易发生腐败的重点岗位。

  甄更礼表示,人防易地建设费审批征收减免环节是人防系统容易发生腐败的重点环节,主要有:少算面积、故意放水、越权减免、越权批准缓交等方面。人防工程审批质量监管环节,容易发生腐败的方面有:设计不合格、质量不达标、未批先建、收受钱物,工程验收时睁一眼闭一眼,蒙混过关。人防产品行业垄断,个别人防单位自设公司,经营人防设备,垄断市场也是容易滋生腐败的温床。

责任编辑:祝加贝